| 专题报道 | 图片新闻 | 留言咨询 | 投诉举报 | 论坛交流| 网上办公 |
 
| 佛顶名山 | 新闻动态 | 政务公开 | 风光风情 | 保护管理 | 科研宣教 | 生态旅游 | 社区发展 | 资料下载 | 交通导航 |
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新闻动态 >>本局动态

我与佛顶山有一次亲密接触
  发表日期:2014年9月22日  共浏览28311 次      字体颜色: 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

我与佛顶山有一次亲密接触

 

———探秘佛顶山行摄活动西线散记

 

  2014826,由中国摄影师协会、贵州省摄影家协会、石阡县人民政府主办的摄影名家探秘佛顶山行摄活动如期举行,来自全国各地的14名摄影名家一同走进佛顶山,用他们的镜头去发现这座“中国十大非著名山峰”的美丽与神秘。我有幸参加了这次采风活动,与佛顶山有了一次亲密的接触。


  尽管我对穿越原始森林的艰辛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,当安全培训讲到如今正是毒蛇、毒蜂盛行的季节时,心里顿时不寒而栗。但那片有着“植物王国、动物乐园”美誉的原始森林,始终激发着我的征服欲望,让我有一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渴望。由于佛顶山脚下的安江高速公路正在施工建设, 原本半小时的车程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。在扶堰管理站作短暂的停留后,一行二十余人向佛顶山进发。


 

 沿着崎岖的山路行走,小路两边的树冠将头顶的太阳光遮挡得严严实实,路面上一个光斑都没有,我们的队伍渐渐淹没在密林之中。直到耳边的水声渐行渐响,才知道我们走进了一个大峡谷。这里的水清澈透明,尽管小溪很宽,也只能从倒映的青山才能看清溪流的延伸方向。我们都情不自禁地品一口清泉,摄影家却轻悄悄地向同一个方向跑去。原来他们发现了一大群蝴蝶正围着溪中的一块石头翩翩起舞。导告诉我们这里叫蝴蝶谷,每年秋天,大量的蝴蝶都会在这里聚会,特别是傍晚时分,这里一群、那里簇,五颜六色、形态各异,场面十分壮观。


清脆的水流声与相机快门闪动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我们沿着蝴蝶谷走走停停缓慢前进。“请大家要要注意时间,不要恋拍,不然我们到不了营地!”原本幽静的峡谷中传来领队的催促声,大家寻声望去,只见他所在的地方宽不足两米,两边的崖壁妙然映出一对情侣的脸庞,五官清晰可见,崖壁上斜生的小树,恰同妙笔勾画的眉和发,右边的少女长发如瀑、眉清目秀,左边的俊男浓眉大眼、潇洒飘逸,惟妙惟肖。不知谁说了一声,情人谷到了!于是摄影家们又一哄而上,“争抢”有利地盘,他们有的站在水里、有的侧卧在水中、有的躺在石块上,变换着各种角度,尽情的拍摄着。


此时我才体会到一幅好的作品来之不易,也被他们的敬业精神所感动。趁着他们拍摄,向导向我们讲起情人谷的故事。夜郎国王的小公主看上了一个卫士,两人日久生情,后来遭到夜郎王的反对,并决定将公主送去大汉和亲,卫士在打劫坳劫持了迎亲队伍,带着公主逃往佛顶山。来到此处,前是悬崖、后有追兵,公主问卫士:你有多爱我?卫士说:我只想牵着你的手千年、万年!于是两人纵身跳下悬崖……后来人们看见山谷中有一对石头情侣,四目相对、含情脉脉,便将此地取名情人谷。


当我从凄美的爱情故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已落在了队伍的后面。追上队伍的时候,大家正在顺着领队的拐杖所指的方向往上看,只见崖壁上有一道石门,由一层一层的页岩组成,方方正正,如同用装帧精美的古书彻成,这就是书卷门。相传,有一位书生进京赶考路过此地,遇山洪暴发淹没了溪中小道,只好爬上石崖躲避洪水,雨停后洪水数日不退,书生便在崖边一边晒书一边看书,直到考试的前一天还被困在石崖上,但他仍然没有放弃苦读。他的勤学感动了佛祖,第二天醒来看见洪水退了,自己的书也全干了,并堆放成了一道门。他好奇地走穿过这道门,只见眼前一亮,他已坐在考场之中……后来这位书生高中状元,再来游佛顶山,看见自己的书已变成坚石,于是便把它取名为书卷门。当地至今流传着“要想金榜题名,先穿过书卷门”。看着眼前这道天险,心中感慨万千,若我孩童时代有那书生勤学之一二,也不至于今天一事无成。

 


受了书卷门的启迪,所以我决定去看看蘑菇石。差不多有七十度的坡,我们手脚并用,攀着树藤而上,尽管我们保持着五米以上的距离,但一抬头就能够看到爬在前面的人有半个脚掌悬在空中,所有的人都不敢回头看。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,渐渐听到了前面的摄影家们的惊叹声。攀上最后一道石崖,一尊巨大的蘑菇石出现在眼前。蘑菇石高约七八米,由硬质页岩风化形成,菌盖、菌柄、菌环、假菌根清晰可见。斜插在崖壁上,隐藏在密林中,诩诩如生。此情此景,我才领悟到佛顶山为什么称之为梵净山的姊妹山。单从两个蘑菇石来看,梵净山的蘑菇石粗犷雄壮,具阳刚之美,如是兄,佛顶山的蘑菇石圆润玲珑,有至阴之柔,如是妹。兄立于武陵之巅,妹藏于佛顶深闺。感慨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后,我们几乎道倒退着回到了山谷中。


由于我们耽误了太多的时间,领队只好临时调整行程,决定到深山中一个叫河底下的寨子宿营。这个寨子只有十来户曹姓人家,住在大山之中,远离城市之闹,宛如一个世外桃园。佛顶山是佛教名山,山中曾经寺俺密布,古刹林立,为方便信众登山,寺院在山下坪山包溪、甘溪乡的河底下、施秉县的马溪、余庆县的关庄建了四大脚俺,当作朝圣者的驿站。络绎不绝的朝圣者带来了无穷的商机,于是,曹氏家族的便来到之大山之中半商半农延续至今。虽然已见不到往日的繁华,但整个村寨依然显得古朴、宁静、详和。热情的主人、丰盛地道的农家菜、干净舒适的棕垫床,让我们有一种反璞归真的安逸。

 

当我醒来的时候,只听到摄影家们在得意地交流谈论着。有的在夜里拍到的星轨、有的拍到漂亮的昆虫,有的在清晨拍到了云海和日出,还有人拍到了佛光……

 




  早餐后,领队告诉我们今天的第一站是佛顶山大瀑布。我们从河底下出发,沿途山路崎岖,约半小时行程,我们来到了犀牛洞河。犀牛洞河隐于谷底密林之中,源于佛顶山中部的犀牛洞。相传洞中有犀牛,洞中出水,无论雨晴,时清时浊,因名。沿犀牛洞河前行约百来米,耳边传来沙沙的声音,同时迎面飘来阵阵水雾。透过丛林寻声望去,隐约可见左前方的石崖上飘着了道水帘,向导告诉我们佛顶山大瀑布到了。佛顶山大布瀑水量并不大,高却有近100,仰视源头,瀑水来自云端,飞泻而下,如银帘垂挂,在崖中落在凸出的崖壁上,溅起一阵阵水雾,碎成一粒粒珍珠,散落十米隐于崖壁上的平台中,汇成如丝般的涓涓细流,顺着崖壁向下约四十米,融入我们前面的水潭中。整个瀑布如同从云雾中掉下的一条洁白丝娟,柔软的挂在密林中的悬崖上,还不时随风轻轻涌动。瀑布前面两棵枫树,如同两名忠实的卫士,一左一右守护这神来之水已近千年。


 

 

向导告诉我们,朝圣者都会到这里住一宿,让这飞来之水洗净凡尘俗欲,然后再登山燓香礼佛,为方便信众寺院在这里建起了沐尘俺。顺着导向所指的方向,隐隐约约看见瀑布旁边的悬崖上有一青瓦小屋,我们决定去看看沐尘俺的遗址。向导领着我们从瀑布右侧的山谷绕道而上,沿途石峰石柱依山而立,如同一尊尊巨佛矗立在崖壁凌空打坐。踏着天然的石梯,穿过一道石门,便到了第一个平台,平台宽约两三米,长满了青草,踩上去却传来瓦砾之声,里边的两尊巨石之上有人工开凿过的痕迹,由此推断,以前第一平台上应该有建筑。不知谁叫了声:好高哟!我扶着边上的树干探头朝下看了看,只见刚才还是参天大树的两棵巨枫如今变成了我们脚下的两把小伞,无论我怎么搜索,也看不到瀑布前摄影家的身影,顿时感到头晕目眩,再已迈不开脚步了。休息了好一会,在向导的鼓励下壮着胆子爬过第二道石梯,便到了沐尘俺的遗址。虽然只剩残屋片瓦,但整个建筑的布局仍清晰可见。大殿由里外五尊巨石围成,木制建筑镶入石壁之中,巨石间的空隙分别是禅房、厨房、粮仓、柴房和厕所。在靠近瀑布一端的绝壁上有一条人工开凿的宽约半米的小道,延伸到瀑布中间的石窟前,瀑水从石壁前两三米的地方凌空倾泻,落在一块约五米高工,上大下小的巨石上,向导告诉我们,这就是翻天印。相传玉帝每次用完玉玺后都会悬宝玺于此,用这如丝般的圣水洗净印泥,壁上的两个石窟便是守印神将的住所,当地流传着,谁要能攀过石崖摸摸这翻天印便能成就一番事业。我扒在石壁上,两脚战战兢兢,连往下看的勇气都没有,只盼着保住小命尽快平安返回,哪敢奢望触摸这改变命运之石!也难怪自古功成名就者,必须要有过人之胆识。



接受了佛顶山大瀑布的洗礼,我们终于可以上金顶礼佛了。从大瀑布到金顶,道路蛇形而上,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拔涉,我们终于到了海拔1869.3的主峰金顶。金顶上有一座石头彻成的小庙,看上去很不起眼,但却大有来头,它就是佛顶山上最早的寺庙十方院。佛顶山的佛教文化源远流长,佛教入贵州,始于唐代,是因为唐人崇奉佛教,于是“遂大布释教于牂牁”(《贵州古代史》引《前事志》、《太平广记》语),又有唐朝天宝年间,慧通和尚在宁夷(今石阡)建般若寺,佛教开始传入黔东地区。关于佛顶山佛教文化确切的记载为:“佛顶山,高十余里,上有平田清泉,明邑人李少崖建寺庙于其上,重堂峻宇,下临丘壑,行旅遇之,闻钟梵之声出自去际,莫不徘徊仰止”《贵州通志》(明万历丁酉年1597年)。相传李少崖常骑着一只老虎出入山中,人称骑虎神僧,在佛顶山金顶及周边村寨外,尚存石头彻成的老虎圈,据说就是骑虎神僧栓老虎的地方。


据向导讲,佛顶山中曾经寺庵密布,古刹林立,至今仍保留有福缘寺、福缘寺、金银寺、阿弥托佛寺等多处佛教文化遗址。偏远的佛顶山,是如何成为佛教圣山的呢?经考证,佛顶山位于武陵山脉与苗岭山脉的过度地带,是乌江水系与沅江水系的一个分水岭,其发源的石阡河、余庆河汇入乌江,南面施秉属沅江水系,古时陆路交通不发达,主要依依靠水运,而沅江流域的货物要运到乌江流域的长江中上游地区,最便捷的途径是水运到镇远,改由陆路经佛顶山运输到本庄境内的河闪渡马头,或由镇远经佛顶山入石阡河至塘头入乌江。明永乐十一年(公元1413年)石阡建府,在佛顶山脚下铁厂(今坪山乡政府所在地)设有铁厂驿,常驻邮差4人,其规模与石阡府前驿等同。永乐十一年,守府城军兵七十二人,而驻佛顶山脚下有河下屯军兵达二十九人,可见佛顶山不仅是石阡的南大门,同时也是当时的商贸要道。商人们常年在外,求财、求福、求平安旺盛了佛顶山的香火,往来的商贾“闻钟梵之声出自去际,莫不徘徊仰止”也就成了必然。

民国期间,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,佛顶山的茶马古道日渐衰退,佛顶山变成了一个幽荒的地方,佛教文化随之衰落。解放后,佛顶山中尚存金铃寺、福缘寺、阿弥陀佛寺和四大脚庵。文革期间,佛顶山上的寺庙尽毁,人们将其寺院搬了下来,作为社房、学校用,佛像也全部销毁。如今看到这历经沧桑的古庙和佛顶名山石碑中“有求必应、无叩不灵”的碑文时,心中情不自禁地产生礼佛的虔诚。

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,到达九杈树人家时,我已筋疲力尽,同行的摄影师坚持要去拍摄峡谷中的一线天。我们一行六人先下到山谷,再由谷底淌着溪水前行,小溪渐行渐窄,两旁的树冠终于交织到了一起,形成了一个绿色的隧道,顺着溪水流来的方向蜿蜒延伸。曲径通幽的水道让大家都倍感凉爽,走着走着,渐渐感到寒气逼人。再向前行,小溪已窄得只能一人通行,两边长几乎垂直的石壁上草丰叶茂,如同两道垂挂的翠蔓。抬头仰视,两边石壁高不可测,好像掉进一个大裂缝中,两边的石壁正在朝我挤压过来,倍感压抑。好在透过壁顶斜生出的树枝,可以看见了一丝丝阳光,我终于可以确认我们到了一线天。趁着摄影家们拍摄的霎时间,向导向我讲起了一线天的传说,玉帝将一条火龙镇在佛顶山底下,火龙在地下吐火,所以石阡遍地是温泉。后来水越烧越少,温度越来越高,出现了罕见的干旱,很多庄稼都干死了,当地百姓便轮流到佛顶山求雨,玉帝被他们的诚意感动,便决定帮助他们。只见刀光一闪,一声晴天霹雳,佛顶山下出现了一道数十米深的刀痕,一股清泉翁然而出,泉水源源不断流入龙底江,补充了水量,调和了温度,彻底解决了镇压火龙所带来的负面影响,那道刀痕就是今天的一线天。


拍完一线天,天色已晚,踏着月光赶回河底下营地,好客的主人已为我们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。

 

因为领队交待过,所以我们都起得特别早,天刚这我们就吃好早餐出发了。我们今天的行程是穿过一片原始森林经薄刀岭沿视野坪返回扶堰。尽管我从影视作品中对原始森林有一定的了解,但身临其境还是被佛顶山丰富生物多样性所震撼。沿途植被丰茂,红豆杉、珙桐、柏乐树、香果树、金钱槭和各种高山杜鹃随处可见,据说春天还可以看到万亩杜鹃争相恕放的盛况。行径间,鸟歌蝉鸣,地上、树上不时有小动物从我们身边闪过,也许是我们从这植物王国、动物乐园中借过,打扰了这些森林中的精灵,他们在抗议,又或是他们在我们最疲倦的时候鼓励我们继续前行。


中午时分,我们终于走出了原始森林,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大草原,细草整洁如梳,五颜六色的野花星罗点缀,整个草原如同一张彩色的地毯,连绵数十个山头,延伸向佛顶山的主峰。我们扔下行装,扑向密实而酥软的草地,尽情地翻滚着,草上的野花开得艳,徐徐的秋风不时送来一阵阵扑鼻的清香……碧空万里似苍穹,草地无边当地席,秋菊含情脉脉笑,君醉在红尘中。


在翻滚中,忽然发现在原始森林和草原之间有一座山,拔地而起百余米,像是一堵长满树木的高墙,更神似一把刀刃朝天的菜刀斜插在草原上。向导告诉我们,玉帝劈开一线天后,顺手将刀一扔,刀飘出十余里,倒插在这里变成了薄刀岭,在飘出过程中斩断了大片原始森林,变成了如今的大草原!看着眼前的奇观,感叹非今人所能力及,但凡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留下的奇观,人们都会附以一个神话传说,也正因为这些美丽的传说,才让名山大川显得更有灵性。行走在宽不足半米的薄刀岭上,只听见耳边有呼呼的风声,两边峭壁如削深不见底,犹如行走刀刃之上,尽管两边灌木丛生,形成一道天然的护栏,我还是看到同行的好几个人心惊胆战地俯身爬行,更有恐高者,需要搀扶前行。


一行人几乎狼狈地穿过薄刀岭,便来到了视野坪,前来接我们下山的车也在那里等了很久。当我们走过一片建筑遗址时,向导告诉我们这里是佛顶山老庙的所在地,后来老庙整体搬迁到了金顶。搬迁时,所信众站成一排,人传人地将老庙的瓦一直传到金顶!

听到这里,我不由得转过身去远眺金顶。只见金顶上佛光普照祥云环绕,一道彩虹下接古寨、上系云端。 

 


 


上一篇:林政科供稿专家把脉亲授课 职工学习性趣高
下一篇:佛管局认真贯彻学习《陆生野生动物收容救护管理规定》精神


·100个重点旅游景区建设

·100个重点旅游景区建设
 
 · 我与佛顶山有一次亲密接触 [28311]
 · 海桐 [3393]
 · 苏铁 [3376]
 · 英国梧桐 [3285]
 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*用 户 名:  游客: *电子邮件:  游客:
*评论内容:(100字以内)
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
专题报道 | 图片新闻 | 留言咨询 | 投诉举报| 网站地图 | 联系我们 |

版权所有: 佛顶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2014-2020
地址:贵州省石阡县汤山镇行政服务中心12楼 邮编:555100
电话:0856-7621880 邮箱: 36831970@qq.com QQ: 36831970
页面执行时间:500.000毫秒  [后台管理]